奥运怎可能放弃“大儿子” 举重危机解除的必然性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9-03-29 09:32

奥运怎可能放弃“大儿子” 举重危机解除的必然性

奥运怎可能放弃“大儿子” 举重危机解除的必然性

  亲儿子到底还是亲儿子,过了18个月战战兢兢的日子,举重项目的大危机可以说暂时解除了。

  北京时间3月27日,国际奥委会在官网宣布:国际奥委会执行委员会取消了举重项目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中“有条件准入”的规定。这意味着举重暂时逃离了“降级区”。

奥运怎可能放弃“大儿子” 举重危机解除的必然性

  图说:2008年8月23日,国际奥委会宣布,38岁的乌克兰举重选手伊戈尔·拉佐廖诺夫在18日的药检中被发现使用兴奋剂,已经取消比赛成绩并将他逐出奥运会

  举重项目原本看起来已经快被奥运会除名了。

  在过去两年,国际奥委会分别对北京及伦敦奥运会进行兴奋剂样本复查,在106例被检测出为阳性的样本中,有超过半数都来自举重项目。国际奥委会委员丹尼斯·奥斯瓦尔德表示,光是田径和举重项目中出现的违规案例,就超过了所有不合格样本的80%。在药检呈阳性的样本中,2008年北京奥运会举重项目有多达25人,他们来自7个国家的16名奖牌获得者。

  面对这样的复检结果,国际奥委会于2017年9月将举重项目从2024年巴黎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降为“有条件准入”项目,并在此后削减了该项目在东京奥运会的规模:取消了一个男子单项,并在参赛人数上减少了64人。

奥运怎可能放弃“大儿子” 举重危机解除的必然性

  图说:2017年6月9日,国际奥委会在洛桑总部召开执委会会议,确定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项目设置。其中包括减少1个男子举重级别。图为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在记者会上。

  与此同时,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一再警告国际举联,如果在反兴奋剂问题上没有改变,举重将彻底无缘2024年巴黎奥运会。

  为了留在奥运会项目大家庭,国际举联在接下来的18个月里采取了一系列举措。

  其中最让各国举重协会忌惮的是,将2020年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和名额与反兴奋剂工作挂钩。 国际举联规定:如果会员协会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资格赛期间发生兴奋剂违规案例3例及以上,将被直接取消东京奥运会参赛配额;如果会员协会在东京奥运会期间有两名及以上运动员因兴奋剂问题被禁赛4年及以上,该会员协会将被取消参加下一届奥运会的参赛权利。

图说:举重项目成了奥运会的“兴奋剂重灾区”。

图说:举重项目成了奥运会的“兴奋剂重灾区”。

  新规实施至今,泰国举重协会已经撞了枪口。由于多名泰国举重运动员被禁赛,泰国举重协会决定退出2019年举重世锦赛,也不会让任何举重运动员参加2020年东京奥运会资格认证程序。

  国际举联的一系列自我革新也获得了国际奥委会的认可。“国际举联在反兴奋剂工作上采取了积极的措施。”国际奥委会在官网上评价道。因此,国际奥委会暂时取消了“有条件准入的”限制。

  举重项目能够解除大危机,虽然和国际举联的努力息息相关,但归根到底还是和举重这项运动的“分量”有关——作为奥运会大家族里毫无疑问的“大儿子”之一,将该项目剔除的可能性原本就不存在,打也好骂也好,说白了还是因为爱。

  举重是人类最早的竞技项目之一,是人类挑战自身极限的最直接形式。在中国,拔山举鼎,自古就是衡量一个勇士的重要标准;在奥运会的发源地,古希腊人长期都用举石头来锻炼和测验人的体力。

  近代竞技举重兴起于欧洲,首届现代奥运会时,比赛项目还很少,但其中就有举重,从此以后每届奥运会都有。举重运动经过长期的发展,逐渐淘汰了单手举、推举等不科学的形式,形成了分级别比赛的规则。

图说:运动员在第三届奥运会上参加举重比赛的资料照片(翻拍照片)。

图说:运动员在第三届奥运会上参加举重比赛的资料照片(翻拍照片)。

  举重也并非只是简单的体力活,要完成那简单的一举,对身体素质、平衡和技术的要求一点都不少。力量和技巧,是所有体育运动的基础,举重是人类挑战自我、追求卓越的体育精神的最直接体现。从这一点上说,举重和跑步、跳高、游泳并无本质区别,都是为了冲击更高、更快、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