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举大力士品尝“增重”之难 田涛每天多吃一顿饭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3 14:31

全国男举冠军赛冯吕栋在比赛中

全国男举冠军赛冯吕栋在比赛中

  向来只听说减肥不易,难道增肥也难吗?全国男举冠军赛的选手们告诉你,非常难!

  自举重项目东京周期级别调整方案公布以来,国内选手在升降级别上都经历了一次“痛苦抉择”。由于此前常年固定依照旧级别的要求训练和比赛,高水平举重选手的体重和极限成绩起伏已经非常小,甚至精确到斤斤计较,陡然的变化并不是短期内可以适应的。而且和普通人的观念不同,级别调整不仅仅是体重增减的问题。相较而言,减级别的成绩要求相对不明显,增级别的考验就非常大了,毕竟增加体重后成绩必须同步甚至超量增长。

  “多降1公斤挺累的,感觉和56公斤级差太多了,是赛前降体重经历最累的一次。”55公斤级冠军蒙成赛后打趣说,如果不是开化天气够热,他可能降不下来了。“挺举腰腿特别没劲,翻152好像在翻165公斤的感觉,特别特别沉。给自己的教训就是平时要做好体重监控,避免赛前急降浪费太多体力,我相信我自己。”

  此前在56公斤级和蒙成同场竞技的李发彬,选择了升级到61公斤级,冠军赛他以141公斤拿到抓举冠军,但总成绩以1公斤之差不敌原先62公斤级降下的秦福林。“抓举这次涨了1公斤成绩,自己也相对满意,挺举能力上还有一些差距,还要继续提升。”李发彬说,换了新级别,体重有了几公斤上涨的空间,对他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后面涨0.1公斤体重都要转化到训练能力上,这一点相信在国家队现在的科学训练方法和理念的帮助下可以实现,并且结合好。”

  此前62公斤级的世界纪录保持者、世锦赛冠军谌利军,在冠军赛升至67公斤级出现了抓举砸锅,他直言第一次不降体重比赛,感觉状态有点紧不起来。“出现这样的情况,肯定还是自己在训练上下功夫少了。这对准备世锦赛也是一次经验教训,没降体重的原因之外可能自己也有些思想松懈了,出现砸锅挺失败的,后面训练要更刻苦一些了。”

  从69升至73公斤级的冯吕栋却非常得心应手,他笑称目前还不用降体重,吃的舒服,比赛舒服。“全运会后挺举一直没有突破,有点弱,所以近期在挺举方面下的功夫比较多,有了一定成效。”冠军赛创造抓举163、挺举190公斤这样的个人最好成绩,冯吕栋并不满足。“这个级别不好打,还需要在抓举上加把劲,因为我抓举是强项,在比赛中能拉高多少就拉多少,然后把弱项挺举补上去。奥运会还有两年,我希望把抓举和挺举的成绩都提上去,备战东京奥运会就更有信心了。”

  新级别调整后,很多人说田涛是最惨的,从85升96公斤级恐怕一般人想都不敢想。“应该是撑的最惨的,累的最惨的,确实是最惨的。”乐观的田涛延续一贯的搞笑风格,之所以跳过非奥的89而选择升96公斤级,因为他的目标直指东京。“如果现在打89,对于我适应96这个级别就会有拖延,为了尽快适应96公斤级所以现在就开始。”为了涨体重和涨成绩,田涛每天多吃一顿饭,训练强度也准备翻番,但他的体重目前才只有91公斤多一点,和打85公斤级时的最高体重没差多少。何时能涨到理想的体重呢?“我还得努点力吧,这个比较难,感觉比举一个更高的成绩还难。”田涛说。

  (中国体育报 袁雪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