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寻找奥林匹克运动改革的“最大公约数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7-09 02:36

  新华社北京6月8日体育专电 体育时评:寻找奥林匹克运动改革的“最大公约数”

  新华社记者高鹏

  国际奥委会7日、8日在瑞士洛桑召开执委会议,决定中止同世界体育总会的合作关系,并停止向其提供资金支持。此举体现了国际奥委会排除阻力、继续推进《奥林匹克2020议程》改革意向的决心与魄力,但在复杂的多方利益博弈下,保持奥林匹克大家庭内部团结,找到改革的“最大公约数”,才能让改革之舟顺利抵达预定水域。

  去年12月,《奥林匹克2020议程》提出的40条改革建议在国际奥委会第127次全会上悉数获得通过。奥林匹克运动需要自我革新,无疑已成共识,但如何改,各方尚存在分歧。在今年4月底举行的国际体育大会上,世界体育总会主席委泽公开抨击国际奥委会改革不力,要求其提高内部透明度、让渡更多的奥林匹克事务话语权。尽管有舆论认为,委泽“炮轰”国际奥委会乃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但这至少表明,对于国际奥委会主导的改革目标与路径,奥林匹克大家庭内部存在不同声音。

  《奥林匹克宪章》明确指出,国际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组织和国家(地区)奥委会构成奥林匹克运动的三大支柱。但在委泽看来,现代奥运会诞生100多年来,国际奥委会一直占据主导地位。尽管国际田联、国际足联等国际单项体育组织是奥运会各项竞赛的实际组织者,且奥运会的“主角”——运动员也是受各自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直接管理,但国际奥委会115名(上限)委员中,来自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的委员最多只能有15人。因此,无论是奥运会举办城市的选定,还是奥运项目的去留及奥运会市场开发收入的分成,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的话语权都相当有限。正是在这一大背景下,委泽提议创立一个由国际单项体育组织主导、四年一届的综合性世界锦标赛,但遭到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坚决反对,从而使两者间的矛盾激化。

  客观地讲,这次的炮轰事件,如果站在一些非奥或者弱势国际单项体育组织的角度,反映了他们要求分享更多市场利益和话语权的诉求。毕竟,世界体育总会麾下成员多达90余个运动项目,不可能所有项目的入奥愿望都能满足。但是,委泽在奥运会外创立综合性世界锦标赛的主张,等于在挑战国际奥委会多年来已然确立的权威地位。而如果这一主张由设想变成现实,也是同奥运会的直接对抗,结局很可能是两败俱伤,这种局面是所有国际单项体育组织都不愿意看到的,这也是委泽并未获得广泛支持、最终不得不辞职的原因。

  事实上,国际奥委会正在进行的改革已朝着让奥林匹克运动惠及更多体育项目和更多人群的方向努力。《奥林匹克2020议程》提出,奥运会项目设置变大项封顶管理为小项封顶管理,不再将设项限定于28个大项,意味着奥运会未来将向更多运动项目敞开大门。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当日便商讨了2020年东京奥运新增项目的建议。

  体育商业化的时代,崇尚团结与协作的奥林匹克运动同样存在利益纷争,但对峙冲突并不符合大多数人的意愿。奥林匹克运动的改革当前正处于关键阶段,国际奥委会必须高度关注各方利益诉求,最大限度地求同存异,找到“最大公约数”。只有真正形成共识,改革才能深入推进,奥林匹克运动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