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乔丹真正死敌 总决赛带伤单节25分的硬汉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25 06:06

托马斯

托马斯

  他是迈克尔-乔丹的死敌,他是约翰-斯托克顿的仇人,他是卡尔-马龙的肘下亡魂,他是坏孩子军团的司令官,他是纽约篮球的罪人,他是梦一队遗落的明珠。他就是《他说》第2季第36期的主角——伊塞亚-托马斯。

  芝加哥男孩

  1961年4月30日,我出生于芝加哥西区的一个贫民窟里。这里是芝加哥最贫穷和最危险的社区之一。我们全家有9个孩子,我是最小的一个。因为贫穷,我们家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连床位也不够,我的兄弟姐妹经常睡在地上。

传奇-乔丹真正死敌 总决赛带伤单节25分的硬汉

  单亲家庭

  就像很多黑人家庭一样,我的父亲在我3岁的时候离开了这个家,留下了我的母亲玛丽-托马斯。我的妈妈像一个英雄一样,尽了最大努力帮助我们免受毒品、暴力和犯罪困扰。有一次黑帮来我们家找我,我的妈妈拿着双筒猎枪将他们赶走了。如果我回家晚一些,就会被妈妈下一个夏天的禁足令。

  篮球相伴

  就像很多黑人球员一样,我的生活太艰难了,篮球是生活中为数不多的光彩。我从小就很会打篮球,我我加盟了位于韦斯特切斯特的圣约瑟夫中学,在这里,我帮助他们拿到了1978年的州冠。1979年,我又代表美国男篮参加泛美运动会,获得了金牌。

传奇-乔丹真正死敌 总决赛带伤单节25分的硬汉

  乐观精神

  马奎特大学的助理教练里克-马季鲁斯曾试图招募我,他接触过,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说我们的社区充满了痛苦、赤贫、失败,但是我在这里,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对于一个经历了所有不幸的人来说,他的乐观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马季鲁斯说。

  印第安纳大学

  我最终选择了加盟印第安纳大学,在我们那个时代,印第安纳大学是NCAA劲旅。他们的主帅是名帅博比-奈特。我在大一就给奈特教练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场均拿下了14.6分5.5次助攻,直接成为球队的核心。

传奇-乔丹真正死敌 总决赛带伤单节25分的硬汉

  错过奥运会

  1980年,我被选为美国奥运会代表团的一员,本来我是可以参加奥运会的,但可惜因为美国抵制莫斯科奥运会,所以我没有能成行,这也是我日后的一个遗憾。

  师徒博弈

  奈特教练是一个非常严格的人,他的名言是“不管球员多么有天赋,都要服从教练的哲学”。而我是一个街头出身的孩子,比较自由散漫。奈特教练曾一度把我赶出球场。不过随着我出色的表现在赛场上得以展示,奈特教练也开始调整他的执教风格,开始适应我的打球风格。

传奇-乔丹真正死敌 总决赛带伤单节25分的硬汉

  各种绰号

  我的名字来自圣经,我的个子也很矮,所以球迷们很快在我打球时挂出了横幅——源自圣经的一句话:“一个小孩将带领他们”。我还得到一个绰号“奇妙先生(MR.Wonderful)”。而因为身高偏矮,奈特教练给我起了一个绰号:“皮威娃娃(Pee Wee)”。

  师徒如父子

  大二赛季,我和奈特教练鱼水交融,成为了忘年交。奈特教练将我任命为队长,而我也不遗余力地展示能力,带队前进。普度大学的球员在一场比赛中偷袭了我,赛后教练开了个新闻发布来保护我的利益。而我撞倒一名爱荷华州大的球员后被逐出赛场,停赛一场,赛后奈特教练也拒绝批评我。

传奇-乔丹真正死敌 总决赛带伤单节25分的硬汉

  NCAA冠军

  大二我已经十分成熟了,当年我19岁,场均16.0分5.8助攻,率领印第安纳大学最终夺得了1981年的NCAA冠军。随后,我果断放弃了剩余两年大学的生活,直接投入了NBA的怀白,因为我在大学里已经没有什么可追求的了。

  榜眼秀

  1980-81赛季,活塞的战绩是全联盟倒数第二,只有21胜61负,是为数不多的几支没有球员超过场均20分的球队之一。最终活塞以榜眼签选中了我,状元秀是来自德保罗大学的马克-阿奎尔——我儿时的朋友,后来成为了他的队友。

传奇-乔丹真正死敌 总决赛带伤单节25分的硬汉

  菜鸟全明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