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比利时7人的根在这 若无战火必是非洲第一?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7-10 18:44

北京中赫国安的前锋巴坎布是民主刚果的明星球员

北京中赫国安的前锋巴坎布是民主刚果的明星球员

  刚果民主共和国,简称刚果(金),旧称扎伊尔,地处非洲中部,首都为金沙萨。 国土面积约234.5万平方公里。这里是非洲第二大和世界第十一大的国家,人口超过7700万,民主刚果是正式法语人口最多的国家,在1960年独立之前曾是比利时的殖民地。

  在如今的世界足坛版图上,你几乎找不到这个国家的踪影,但他们曾是非洲最好的球队之一,1974年,还叫做扎伊尔的他们闯进了西德世界杯决赛圈,成为了第一支闯入世界杯的西非球队。整个国家把他们当做民族的骄傲,但是那届比赛中,他们小组赛三战皆负,0-9输给南斯拉夫让总统蒙博托暴怒,他下令球队再以4球以上的比分输给巴西,扎伊尔球员唯恐再次大比分输球,甚至在对手罚任意球时,故意跑上去一脚踢飞来拖延时间。在很多媒体评选的世界杯历史最差球队中,都把那一届的扎伊尔队排在第一位。

  

1974年扎伊尔进军西德世界杯

1974年扎伊尔进军西德世界杯

  扎伊尔足球从此一蹶不振,这个国家也陷入了混乱之中。战火不断,疾病侵袭,经济崩溃,让这里成为了人间地狱。从1988年以来,扎伊尔的经济总量衰减了40%,货币贬值到几乎一文不值。1993年,扎伊尔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是117美元,仅仅是1958年的35%。要记住1958年,这个地方还是比利时殖民地呢。1994年,扎伊尔的通货膨胀率达到了9800%,一年物价上涨100倍。作为一个富有的矿产大国,扎伊尔的各种资源产量也大幅度下降。1970年代,扎伊尔年产铜45万吨左右,到1994年,产量仅仅是3万吨出头。钴产量也从年产18万吨降到年产3000吨。钻石行业略好一些,产量也下降了一半。金矿和钻石矿的走私非常严重,国家控制的金矿被腐败的官员完全掏空,按照美国驻扎伊尔大使的评价,蒙博托不仅仅把下金蛋的母鸡杀死了,还把鸡肉也吃了,一根毛都没剩。

  1997年刚果爆发内战,数百万无辜的扎伊尔人在战争中丧生,在扎伊尔独裁统治多年的蒙博托也被赶下了台,离开了首都金沙萨。反蒙博托武装领导人卡比拉成为了新任领导人,并把国家名改为民主刚果共和国,他宣称将为这里带来和平与团结。

  和平与团结,这样过于理想的词语在那个年代还不属于这个国家,卡比拉上台后的一系列举措与之前的蒙博托无异,刚果东部的各种武装又活跃了起来,不断的战火再次笼罩着这个国家。数百万人在战火中失去生命,数百万人挨饿受冻,数百万人流离失所,在这样人间炼狱的环境中,没有任何事情可以独活,足球也不能幸免。生活已经被彻底摧毁,未来看不到任何希望,越来越多的刚果人选择逃离,这个国家失去了宝贵的一代人,在足球方面他们也失去了天赋和未来。

法国前国脚马克莱莱就出生在民主刚果首都金沙萨

法国前国脚马克莱莱就出生在民主刚果首都金沙萨

  当死亡和疾病充斥在生活当中,那么足球显得毫无意义。尽管在战乱时代刚果足球还在为命运抗争,但是外部环境已经让他们不堪重负。即使身处绿茵场,他们依然每时每刻都能感受到危险的存在,触手可及的战火搅乱了他们的比赛,训练和备战。有条件的刚果球员携家带口逃离了这里,去往法国、比利时、葡萄牙等欧洲国家,他们将自己超凡的足球天赋奉献给了这些接纳他们的国家。曾经的法国铁腰马克莱莱、葡萄牙边卫博辛瓦、本届世界杯法国队替补门将曼丹达,他们都出生在民主刚果的首都金沙萨,这些球员是刚果足球流失的第一批天才。

  不断地战火让更多的刚果家庭选择离开家乡,寻找新的庇护所,这些家庭因为能够逃离刚果而深感幸运,孔帕尼、卢卡库、恩佐比亚这些刚果后裔球员都出生在欧洲,卢卡库小时候在比利时过得也很艰苦,他穷到只能喝兑了水的牛奶,想看英超转播却没钱付有线电视费。但至少他还可以自由的踢球,穿着已经磨破的球鞋在草地上肆意的奔跑着。

孔帕尼(左)、蒂勒芒斯(中)、卢卡库(右)都是民主刚果后裔

孔帕尼(左)、蒂勒芒斯(中)、卢卡库(右)都是民主刚果后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