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志根讲孙杨背后的心酸 常年泡水里连指纹都没有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8-09-14 14:21

孙杨

孙杨

  自1984年中国重返奥运大家庭以来,迄今每一届奥运会都有金牌的省份只有两个,那就是浙江和湖北。现今,距离东京奥运会还有不到两年的时间,为了延续两届奥运有金牌的荣誉,浙江体育人已经行动起来。

  9月13日上午,浙江省体育职业技术学院举行“凯旋亚运、剑指东京”奥运备战专家顾问和首席教练授聘仪式,聘请杜兆年、翟晓翔、崔胜芝三人任东京奥运备战顾问,聘任朱志根、徐国义、邵国强、蒋国良四人为首席教练。孙杨、徐嘉余到现场为恩师朱志根和徐国义献上鲜花,四位首席教练也分别分享了在长年艰苦训练备战中各自不为人知的故事。

  朱志根:家是我的招待所

  (游泳队国家级教练 重点队员孙杨)

  “执教生涯38年,我不断学习,不断探索和深造。作为一名教练员,我要对得起手上这块跑表,它虽然重量不重,但是分量很大。”朱志根说。

  “家只是我的招待所。”每天早上,朱志根5:50就到学院,6点准时叫运动员起床。一年365天,除了周日外几乎天天如此。

  教练辛苦,运动员更不会轻松。“游泳是训练很辛苦,孙杨常年泡在水里,手上连指纹都没有,长期呆在潮湿闷热的游泳馆里,中耳炎、关节炎都是家常便饭。”朱志根说。

  “东京奥运会,我和孙杨主要想冲一下800米自由泳这个项目,这个项目是新增的,他其他金牌都拿过了,如果拿了这块金牌,就可以实现大满贯。在我最后一个奥运周期,我会继续站好最后一班岗。”朱志根说。

  徐国义:徐嘉余犯错一样罚

  (游泳队国家级教练 重点队员徐嘉余)

  徐国义和夫人楼霞都是浙江游泳队的优秀教练,夫妻二人为浙江游泳的发展投入了巨大的心力。大家都说,徐国义夫妇有30多个孩子,这些孩子都是他们带出的队员。

  徐国义形容自己的带队理念是严爱相加。他对运动员有一个要求,就是每晚都必须要9:30之前睡觉,充分保证睡眠时间。对于不能遵守规定的队员,徐国义的态度是:“他们可以有一次犯错的机会,但不能再次犯同样的错误。”在徐国义的严格要求之下,连徐嘉余都被处罚过。但也正是由于徐国义的严格要求,才有了徐嘉余、叶诗文后来的成就。

  “很多人劝我,大大小小的金牌都拿过,完全可以轻轻松松,不用给自己太大压力。但我要对事业负责,对我的运动员负责,做好还不够,应该努力做到极致。” 徐国义说。

  邵国强:主教练当上长途司机

  (举重队高级教练 重点队员石智勇)

  邵国强是里约奥运会举重冠军石智勇的主管教练。“石智勇是一个有个性有主见,善于琢磨技术的人。而且运动员对一些技术动作的环节,对于伤病和肌肉的感知,其实更有体会。所以,教练员和运动员要互相倾听,共同研判,我抓大方向,抓好训练趋势,同时发挥他的主观能动性,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邵国强说。

  “我一直觉得教练员,要善于做好服务员。”邵国强这句话看似简单,实则背后付出的艰辛难以历数。2014年、2015年,国家队两次转训大别山,石智勇的身体都出现状况,一次是因为腰伤,一次是胃病。邵国强一个人开车带着他回宁波治疗,一去一回1500公里。

  在邵国强的带领下,石智勇接连站上了里约奥运会和天津全运会的领奖台,“每一名成功的运动员背后,都有一个全心投入的团队。很荣幸,我是团队的一分子。”邵国强说。

  蒋国良:与妻子分居20余年

  (羽毛球队国家级教练 重点队员郑思维、黄雅琼)

  “1993年全运会结束后,我刚结完婚,就一纸调令去了北京。其后20多年一直和妻子处于两地分居的状态。” 蒋国良说。

  蒋国良的妻子徐惊雷是中国女子体操队教练。一开始,蒋国良在北京,妻子在杭州。1999年,蒋国良回到了杭州,2001年妻子又调到了国家队任教。直到今年,这一家人终于在北京相聚。“幸运的是,我和妻子都喜欢各自的项目,我们也一直在寻找一种平衡,虽然过程很艰难。”

  “我当教练30年,带过70后、80后、90后甚至00后,但是每一代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特点,所以我一直在努力寻找自己的问题,去改变自己,找到最合适的方式和他们去相处。 ”